民航社区【视频】【乡村记忆】之二十八:一溜十八段-沛县新闻广播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27 分类:全部文章

【视频】【乡村记忆】之二十八:一溜十八段-沛县新闻广播


1851年黄河决口于丰县蟠龙集,沛县一片汪洋,尤其是沿湖一带,村庄、田野尽没于水下,当地土民避难外徙。1855年黄河决口于开封兰仪集,山东曹州府所辖多县受灾民航社区,其时微山湖西大水正慢慢退去,涸出大片肥沃土地。担任过山东屯官的巨野获麟集人唐守忠率众率先迁移到此,在南北100余里的湖西,相继形成上百个村庄,人数10余万。不久流落他乡的原住民陆续返回,和客民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土地纷争。东有胡匪劫掠,西有土民挣朵湖田械斗无宁日,客民于是串联了八个村的乡董共议借官府组建团练自卫之名成立湖团,先后建立了北王团,唐团、北赵团、新团、南赵团、王团、于团、赵团、睢团等多个团练。

水退去后,沿湖的荒地无人耕种,因运河穿境而过,负责管理运河的河督贴出告示招人垦荒。山东灾民陆续前来,巨野县姚庄村禀生于衍起受邀来次任团总正式成立于团并于赵团,睢团、王团合称四团联体,然后把所属村庄编成准军事组织的---团练,一致对外。客民以民团为建制在原有部分村落的基础上沿微山湖西岸从北向南排列建立村庄,民团对所建村庄实施有效的行政管理,其行政职能相当于乡一级,其管辖范围有大有小,四个团的管理机构也设在于团的五段寨圩内,于团对于这些团由统一规划,领导的职权。

客民以巨野人居多,另有嘉祥、郓城、曹县等地人,为便于组织领导,若干个村庄组成一个团,继而形成一溜十八团。后来,十八团演变成十八段嘉祥天气预报,分属微山、沛县、铜山等地。在随后的村庄命名时遵循命名规律,统一进行命名排序,有的村大、有的又分出新村,就在村名前冠上前、后、大、小以示区别,形成了今天的小四段、三段、大四段、前四段、后五段、五段、后六段、六段、七段、后八段,前八段、九段、十段、赵段共十四个村庄。有的段、村因为种种的原因灭失了,而民间的谚语还在口口相传“过了高楼向南看总计三十里、一溜十八段"。

咸丰十年(1860年),沛县湖滨的原住民大批归家,看到沿湖大片的土地被开垦为良田猝不及防造句,其中有的在他们原来的地界内,要求归还并策划驱逐客民,而客民自恃得到官府批准垦荒,不肯退让,双方械斗不止,由于客民是拼死守卫众志成城,圩子很难被攻破,原住民无奈采取诉讼方式。同治皇帝责成两江总督曾国藩查办此事。曾国藩六赴沛县,终于查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田灵儿。他解决的办法是驱逐勾结捻军的客民王团和刁团,惩戒与己无关诉讼生事的土民王献华,然后划清边界双方互不侵犯。

曾国藩按着自己的想法综马驰骋,人们以马蹄印为准,开挖了一条河沟,称为边沟。这条边沟从西北到东南纵贯沛县全境,边沟以东的土地归客民所有---称为边里,边沟以西的土地归原住民所有---称为边外。从此,双方的争斗平息,百姓安居乐业。

小四段村在一溜十八段的最北面,全村2600余人属于微山县管辖,谱载光绪年间此为第四段,故名小四段。原双星集团董事长汪海就在这里出生和长大,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汪海曾经出资为村里修路,并拨款把村里的一口神奇老井修缮好。“这口井很神奇,旁边呢有一颗大柳树,无论刮什么风它都不往井里落树叶,至于什么原因我们也不清楚”。小四段村还矗立这一块已有一百多年的老碑是当地李家的扬名碑,曾经因为日本兵的炮轰而断为两半。三段村现有3000余口人,当地有两家老字号,继承祖业打烧饼的赵红艳今年40岁,传到她这里已经是第四代,朱红侠今年24岁同样继承祖业磨香油,传到她这里已经是第五代玉萨。

在清同治年间,三段村出了个有名的读书人叫于承学,清同治甲子科岁贡生,晚年掌湖凌书院十几年,有《无窍轩》集传世。四段村有2000多人珍玛奇,刘姓居多,相传清代刘家高祖交了一位北京的朋友鬼线人,后来该朋友在徐州做了大官,批了一片地给刘家建村距今已有170余年的历史,解放前该村经常遭抢,民众深受其害,“来了五六个人带着枪,把俺父亲捆上就打,叫俺三大爷开门,俺三大爷把门开开了,连白布扛走,完了,完了,这一辈子做点小生意吃饭萝斯·莱斯利,没有地,那时候土匪是多”。

后来四段村民共举张振谦组建学团依附于团联手自卫。前四段村过去出了一位江湖名人邬景山,黑白皆通,曾经约来湖匪打败滥杀群众的清朝绿营官兵超时空拦截,击毙作恶多端的兰统领从此名震四方。当地的百姓,今天还保持着以前的老传统,67岁的林庆荣老人还保持着早已不用的遮子、坛子和兑窝子,青砖墙上挂着精瓜干,邓如交家的老家什还在使用疙拉,筛子、盆架和拍子都放置的井然有序甚至连玉米芯也一包包地码好。

张美芝今年80岁家里的机械挂钟还在使用,纱布蚊帐也有60多年的历史了,不用的篓子挂在房梁上,他们的用具和习惯很多还保留着上世纪70年代的当地特色。后五段村至今还流传着曾国藩划界的故事。“听老年人讲,咱一溜十八段每村找一个大力士往西扛石磙,能扛多远曾国藩就给咱把边界定到那个地方”五段村旧称五段圩子,过去曾是于团团部所在地,也是四团联体的总部所在地,圩子南北宽160步,东西长250步,团部设在旧五段圩十字街口东侧,有砖石结构房屋三进院落,五段村过去有一景点叫三碑单一孔桥,实际是一座小桥旁立着三座碑,人们利用其谐音让生客错以为桥有301孔。

今天,那座小桥早已不存在,旁边的三座碑移到了三碑亭公园,三座碑分别为感恩曾国藩、王梦玲、尹柏韩、于兆棠和叙述团史所刻,距今已有100余年的历史索香漫画。日本侵略者曾驻守五段八年有30余人胡汉三是谁,在当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凶残到连自己的伤兵也不放过“打伤一条腿这个日本人香港奇案实录,这个当官的就要烧他,抬到劈柴里,伤的这个日本兵说我还能为国效力,不行的啦天龙霸血,死了死了的啦,就那样连他活活的烧死”。

后六段70%的年轻人在做电商,利润可观。马利浩今年23岁,从事电商两年了,高中毕业后没有读大学豪情盖天,在附近的厂家批发来玻璃瓶然后在网上卖,一年能盈利10多万元。清末民初,前六段出了位传奇式人物叫何秀兰,在本村乡绅的支持下组织庄丁并被任命为队长,他足智多谋英勇善战挫败了湖匪和当地客民的进攻,后来又与匪首和客民首领义结金兰上通官府誉满江湖。王海军今年36岁,在前六段开了一家小作坊,把玻璃瓶切割成工艺品,可以做灯罩或者烛台,生意兴隆。七段村的庙并不大,但供奉的神仙很多,平时熟悉的他这里都有神像。正月十五庙会时,这里真的是人山人海,采访车难以进入,我们只能以航拍的形式来表现。七段村的孔亚运今年26岁,开了一家物流公司代理快递,据他讲七段村做电商的有几十家,年利润超过10万的占到60%。

后八段村是一个大村有4000多口人,52岁的陈玉成还保留着父亲陈凤军的很多古老证件,“这里呢就是地契宛宛类卿,就是买人家的地手续,80多年的历史,俺父亲一直都没舍得扔,安排让放好。他省吃俭用给人家干活,烧窑攒的钱买的这些地,有所谓的良民证,当时应叫做居住证,有解放初期政府颁发的土地房产所有证、社员股票,还有很多民国时期的地契。

陈凤军出生于1899年,过去跟地主烧窑,挣了钱就买地,解放后土地公有,手上的地契逐成废纸。段、村里最有名气的应该是前八段村了,黄艺明因为这里的玻璃瓶生产业蓬勃发展焚烬者,大小企业18家。以生产品种繁多的玻璃瓶为主,销往世界各地,前八段村有3000余人大多在当地工厂工作收入颇丰。九段村的吕修莲今年76岁,出嫁时家里贫穷母亲把娘家陪驾的太师椅送给她作嫁妆,做工精巧,一直到今天还用着。

1957年,微山湖大堤塌垮,洪水汹涌袭来百粮春,一溜十八段唯独九段村没有淹没,“这个村为什么没有泡倒呢,知道这个苏北大堤不行桑寄生茶,是要开,这个村提前做了准备,打了一个土圩子,也就是一个圈堰,把村围住了,其他村整个都泡倒了,其他村也打了,不像这个村打得这么坚固”。十段村有1000余口人,两次大水过后,全村唯一没倒的老楼还在,青砖小瓦,划过了80个春秋早已无人居住,深藏在高高的院落中。赵段村过去建有圩子,圩子外的壕沟至今还在,麻鸭在里面愉快地畅游,不知岁月已过百年。赵段村建有一座小小的土地庙,信徒顶礼膜拜时需要跪在门外,为什么建怎么小呢,据说是一位捡破烂的老太太倾尽毕生财力,为了心中的那份信念,建了这座小庙,让人不禁感叹和唏嘘。

走遍了,一溜十八段的黄阡紫陌,回顾了团练的前世今生,饱览了段村的美丽风光,那湛蓝的天空、那清清的湖水、那碧绿的河流和这无边的田野,怎能不让人流连忘返呢。
点赞是一种鼓励|分享是最好支持

宣传|推广|合作
广告投放电话:0516-80356120